| 加入桌面 | 手机版 | 无图版
中国焊材行业网VIP热线热线:13793337516
热门关键词: 销售  创业故事  销售技巧  企业  创业  营销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生意经 » 创业故事 » 正文

陆步轩、陈生:两个北大猪肉佬的“非主流”人生路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2-08-12  作者:何雄飞  浏览次数:2538
核心提示:陆步轩,北大中文系毕业;陈生,北大经济系毕业。一个是中国最著名的屠夫,一个是中国土猪大王,他们联手成立了中国第一家培训专业刀手的“屠夫学校”。

陆步轩

陈鸿娣心中有一个梦想:卖猪肉,挣大钱。

成为女屠夫前,陈鸿娣是广东省湛江市遂溪县一家早餐店的女老板,卖拉肠、饺子和云吞,但是,她马上注意到了菜市场里那群最赚钱的人,“那些卖猪肉的,卖一头猪就能赚两三百块,赚好多钱”。

这个上唇长着胡子、身材结实的31岁的女人迅速把早餐店扔给父母打理,一个人跑到广州,穿上迷彩服,坐进中国第一“刀手”训练营——“屠夫学校”,听“北大屠夫”、屠夫学校“名誉校长”陆步轩讲解怎样杀死一头猪,以及让猪肉看起来鲜嫩欲滴的诀窍——就是给肉案上一两百瓦的白炽灯罩一个大红灯罩。

几天后,受训满45天的陈鸿娣将要进入她的老乡、广州壹号土猪创始人陈生旗下430个肉摊中的其中一个实习,“摸清市场后,我会承包档口,赚更多的钱”。她说,实习“刀手”月薪只有1800元,但未来等着她的将是5000元到1万多元的月收入,甚至更多。

2001年是陆步轩生意最好的光景,老陆两口子每天早上四五点起床,一直忙乎到吃晚饭,一天最多卖掉15头猪,能赚1900块钱。

中国最著名的屠夫陆步轩47岁,笑起来会露出一对小兔牙。他戴眼镜,穿白衬衣,伏在讲台上,讲母猪肉、5号病和注水肉的危害,语调平缓,像和尚在正午念经,让人昏昏欲睡。

他上完课,右肩吊了小皮包,点了根烟,要赶着飞回西安,年轻的“刀手”们围住他,索要签名、手机号和QQ号。

送行的午宴上,老陆一人喝掉了两大瓶冰镇啤酒:“我中午不吃饭,喝两瓶啤酒,吃点菜,就够了。”邻座是他50岁的北大师兄、屠夫学校校长陈生,陈生嚼口菜,问他:“老伙计酒还有吗,不够我再弄点?”老陆打了个嗝,摇摇手,据说,陈生每年都会给老陆寄20件(150瓶)52度的“老伙计酒”,够他喝一整年。

老陆,陕西省长安县鸣犊镇高寨村人,出身穷苦,儿时通读《水浒》,父亲曾与河南省漯河市的一位小学教师搭帮贩过老母猪。1985年,复读一年的老陆以531分,陕西省第十四、长安县第一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,村里敲了锣打了鼓,家里割肉打酒大宴宾客,乡亲们奔走相告,说能去天子脚下、毛主席他老人家待过的地方,了不得!那是祖上烧了碌碡粗的高香,几辈子修得的福分。

1989年,老陆毕了业,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当年的应届大学毕业生必须下基层接受劳动锻炼。“没钱、没关系、没经验”的老陆被下放到长安县计经委下属企业——长安县柴油机配件厂,那是个半死不活快倒毙的厂,老陆在体制内混得庸庸碌碌、低三下四,一狠心下了海,搞过装修,开过小店,可惜生意惨淡。

有一天,老陆的老婆发现附近的居民吃肉要跑远路,说不如改开肉铺。老陆扶一扶眼镜,想着杀猪卖肉虽然脏兮油腻苍蝇多,但投资小,周转快,当日进货,晚上就能回本。

1999年8月9日,老陆往地上扔了串鞭炮,“眼镜肉店”开了张。肉铺起初请了位师傅,老陆这文弱书生居然慢慢变得切、割、剁、绞无所不能,因为老砍肉,老陆宣称自己30年没感过冒。作为当时中国文化程度最高的屠夫,老陆虽言辞木讷、不苟言笑、老实巴交,却因为不糊弄人,只进一流货,且在镇上第一个用上电子磅,绝不短斤少两,回头客愈来愈多。

2001年是他生意最好的光景,老陆两口子每天早上四五点起床,一直忙乎到吃晚饭,一天最多卖掉15头猪,能赚1900块钱。“一个档口卖15头猪,那是什么概念?!我一个档口一天最多才卖1.5头猪。”每次提及这一中国卖肉纪录,陈生便对老陆竖大拇指,“当时我和几个北大校友得知他在卖肉,以为他穷困潦倒,想救济他,一问,人家早已是万元户,有的校友一个月才拿两三千块,到底谁救济谁呀!”

“人生是一个大卖场,只是各人所售的商品不同而已,比如政治家出售权术,教授卖弄知识,作家出卖文字……我靠卖肉维持生计。相比之下,我以为卖肉是一种牛仔般的生活,虽然苦累,但自由自在,不受约束。”陆步轩在《屠夫看世界》一书中这样写道。

2003年,当地报纸以《北大才子长安街头卖肉》为题报道了陆步轩的遭遇,结果引发一场关于大学生就业问题的全国大讨论。2004年春天,老陆被体制召唤,到西安市长安区地方志办公室报到,重新成为一名国家干部,老陆说这个选择是“党的事业与个人奔小康两不误”。

如今,老陆有份月薪两千的正职,请了6人打理两间肉铺,每天喝点小酒,打下小麻将,下下围棋,小日子滋润得很。最近,当地报纸又报道了他的近况,老陆颇感不快:“说我一年有20多万元收入,这怎么可能?再说有钱也不能外露嘛。”老陆灌了口冰啤:“又说我和老婆有矛盾,要换老婆了,开玩笑!”结果,老陆本答应在那家报纸上写的文章《陆步轩教你如何买到放心肉》也因此泡汤了。

“今天有些学校动不动说自己培养了多少官员和亿万富翁,再加上多少明星和三流小说作者,我们应该以这样的学校为耻,而绝不是反过来羡慕和学习它。”

去“屠夫学校”讲课的前一天,陆步轩和陈生去了趟中山大学。

中山大学岭南学院EDP(高级经理人)同学会在叶葆定堂前立了块招牌,上书:“二个北大人的猪肉营生。陆步轩(北大卖肉第一人)、陈生(壹号土猪创始人)。二个八十年代北大毕业生,先后干起卖肉行当,一个一天能卖十多头猪肉,一个干几年就成为中国高端猪肉的老大,无论是被迫还是主动进入,背后都是人生。二个北大猪肉佬跟你讲述一个与北大主流毕业生不一样的人生。”

台下有数百名中大学生,全体起立唱完中大校歌,岭南学院的一位副院长讲话了:“两位的经历说明四个问题:一、365行行行出状元;二、成功要执着;三、成功就要善于发现市场;四、能力与学历不是一回事。反思大学课堂,模型推演推不出陈生和陆步轩。最后,希望壹号土猪早日卖进中大各个饭堂。”全体鼓掌。

主持人口音有点重:“‘背大人’(北大人)是不是天生有卖肉基因?”

“我卖肉也是无奈之举。”老陆咳嗽几声,“人生就像浮萍和落叶,你不知道风要把你往哪儿吹。总的来说,我的人生是不成功的,但生活是幸福的。”

“呵呵,”主持人圆场,“我们认为你是名人,就是成功的。”
 

老陆突然提到了1983级北大师兄孔庆东为他的《屠夫看世界》所写的序,孔写道:“当年蔡元培先生改革北大,谆谆告诫北大学生的第一条原则就是不要利用学问去升官发财。今天有些学校动不动说自己培养了多少官员和亿万富翁,再加上多少明星和三流小说作者,我们应该以这样的学校为耻,而绝不是反过来羡慕和学习它。北大不是不能培养官员和富翁,也不是不能培养卖肉的卖书的卖电脑的卖导弹的。北大也曾有些不争气的毕业生,但绝不是陆步轩,而恰恰是某些西装革履的败类。什么叫成功?什么叫北大精神?这是我们这个脑满肠肥的时代不太适合谈论的话题。”

老陆又谈到文学对屠夫的“诋毁”:“在人们的概念里,杀猪卖肉是粗笨活,连食堂的大师傅也跟着倒霉,‘是故君子远庖厨也’便是明证。古往今来的文学作品,凡涉及屠夫猎户,无一例外地被描写成五大三粗、力气似牛的形象,如樊哙、镇关西。市井之徒樊大爷,不是力大如牛,鸿门宴上护驾有功,也得不到刘皇爷的重用;至于镇关西镇大哥,连倒拔垂杨柳的鲁大和尚欲与他打架,也担心吃亏,先要损其真元,耗其功力,‘剁十斤瘦肉,一两肥肉都不要;再剁十斤肥肉,一丝瘦肉也不要’。隋唐科举兴起,很多宰相和名臣都是屠夫出身,明清小说中,屠夫一直在被抹黑,文学大师们对我等生活不甚了解,胡乱描写一番,谬之大也。其实杀猪卖肉也是粗中有细,讲究把式的,是365天都要跟猪和人打交道的技术活。”

陈生有个口头禅:“我做哪个行业不做到龙头老大,就会放弃。”很快,陈生又看上了猪。

在陆步轩看来,陈生是一个身家几十亿的成功企业家、养活了6000人的大老板和一心要做大事的工作狂。

陈生,广东省湛江市遂溪县官湖村人,1980年考入北京大学经济系,1984年毕业,他被分配到广东教育学院,另一个同学被分配到甘肃省妇联,两人窝在广州想法子搞调剂。陈生是个机灵鬼,他跑到教育学院院长那儿扮口吃:“院……院长,我有口……口吃,当不了老……老师。”果然,他的档案被退回到广州市人事局,后被派遣到广州市委办公厅。两年后,调到了湛江市委办公室。

“我不喜欢官场,”陈生说自己选择待在体制内就是为了摸规则搞人脉,“组织上老动员我入党,我就说我离党要求还很远,还在做准备。五六年了,我都没有入党,因为党员不能下海。”

1990年,陈生觉得差不多了,撸起袖子下了海,先承包菜地种“北运菜”,之后又搞房地产开发,“做了两三年,在湛江成了老大,但我再怎么做也做不过万科,便放弃了”。1997年1月,一位国家领导人到湛江视察,在宴席上用雪碧兑陈醋当饮料喝,很快,“××一号”的喝醋之风风靡开来,正在搞白酒生意的陈生脑子快,他不到半年就炮制出了“天地壹号”醋饮料。“没人把它当敌人,因为卖啤酒的把它当饮料,卖饮料的把它当啤酒。这些年,我从4块涨到12块,年销售额依然有50%的增长,因为我是独一无二的,有议价权。”如今,“天地壹号”占据全国40%、广东90%的醋饮料市场,市场估值40亿,陈生还舍不得卖。

2004年,“花心”的陈生看上了“鸡”,他卖起了“壹号土鸡”,2006年,土鸡还有100万只存栏的时候,他选择了放弃。一位EMBA学员追问缘由。“壹号土鸡是我心中永远的痛,”陈生反思,“我忽视了致命的一点,卖鸡必须要有卫生防疫证和屠宰证,进入门槛高,我控制不了销售终端,鸡养得再好,只能通过鸡贩子卖,一到市场上鱼龙混杂,卖不上价,连我自己都买到过假的壹号土鸡。养鸡亏两年平一年,总共亏了1700多万元才关掉。”

陈生有个口头禅:“我做哪个行业不做到龙头老大,就会放弃。”很快,陈生又看上了猪,一个引子是,他当时看到陆步轩卖肉,觉得有点大材小用,想亲自上阵证明一下北大水平;另一个引子是,全国的猪肉市场有着1万亿的市场份额,但菜市场里卖的猪肉只有一个名字——就叫猪肉。陈生另起名号卖起“壹号土猪”,一张壹号土猪的销售宣传单上写道:壹号土猪——一“猪”激起千重浪。下面列满了从CCTV2到《信息时报》的报道标题:从北大学子到“猪肉大王”、我们要做猪肉佬中的凤头、把肉档当麦当劳星巴克经营、1500名硕士争当猪肉佬、35名硕士正式签约做猪肉佬、中大硕士孙晓刚:卖肉不丢人。

清明节后,陈生要干一件大事,他准备带着刀手和土猪冲出广东,“杀”进西安去,老陆在西安地头熟,已经帮他看好了几块地,如果一切顺利,先建养猪场,母猪配了种,把崽养大,两三年后,西安人民就能吃上壹号土猪肉。

吴小章激励屠夫们提高销售业绩的法宝就一句话:“农贸市场里卖猪肉的是最赚钱的,好好干,一年赚二三十万,五六年在广州买一套房!”

壹号土猪营销总监吴小章是广东天地食品公司的“四大金刚”之一,他跟着陈生打拼了14年,卖猪肉卖了5年。

吴小章说,除东莞外,壹号土猪在珠三角有430家肉档,一天要卖掉500多头土猪。珠三角的猪肉市场有500亿元,广州有100亿元,每天,广州、深圳分别要吃掉1.2万头猪,中山、珠海、江门分别要吃掉1万头猪,东莞要吃掉8000头到1万头猪,佛山要吃掉6000头到8000头猪。“壹号土猪占据了高端猪肉的金字塔塔尖,现在是名副其实的中国土猪老大,2011年,我们的销售额是4个亿,2012年,预计可以达到五六个亿。”

陈生和陆步轩的第一次见面是在2008年“五一”节后,帮他俩牵线的是北大校友老曹,那次聚会,上百名北大校友在广州喝得酩酊大醉。陈生和陆步轩也擦出了友谊的火花,当时,陈生这匹突然蹿出的“黑马”成了行业公敌,手下“刀手”稀缺,挖人又无人可挖。2009年,陈生把老陆请到广州,一起商量开“屠夫学校”培养高级屠夫的事,陈生拍拍老陆的肩膀,对他表示了兄弟般的信任,并请他赶紧着手编写教材。

“杀猪的没文化,有文化的没杀过猪,这事由我来干最合适!”陆步轩一口应承下来,老陆在地方志办上班,每年要编写30万字的地方志和年鉴。老陆有次摔折了腿,躺了4个月,他趁机零敲碎打写出中国第一本屠夫教材——《猪肉营销学》,二十来万字,分五章:生猪屠宰、猪肉分割、猪肉销售、猪肉促销、猪肉加工。

“以前杀猪卖肉都是师徒相授,从来没有人去认真总结过。”陆步轩说,“猪跟人一样,一辈子有很多病,好多东西我自己至今也还没完全搞清楚。”陈生一脸赞同:“做食品行业是在刀尖上跳舞,你不知道哪天就会出问题了。许多人以为卖猪肉是很简单的事,其实天下最困难的事就是养猪卖肉,举个例子,运输时一头猪病了,会影响同车猪的情绪,便会影响到肉质,另外,猪肉的不同分割方法都是门大学问。每年三四月份,广州都会出现骚猪,就是猪肉会出水变酸变白,北方五六月也会出这种问题。有人以为是注水肉,其实不是,到现在还没人搞清楚问题到底出在哪儿,大家猜测可能是天气、基因、分割、运输原因所致。”

陈生说:“中国的屠夫少说有几百万人,真正搞系统培训的,壹号土猪是第一家。”壹号土猪官方称,屠夫学校从2010年正式开班,至今已培训9期,共招收1000多名学员,已分配到珠三角地区各个档口上岗,其中研究生学历15人,大学生猪肉倌500人以上,他们分别来自湛江海洋大学、江西理工大学、桂林理专等院校。

陈生说,他每天最担心的就是公司有没有人卷款逃跑,有没有屠夫在市场里跟人打架,公司的600多辆车有没有发生撞车,为了留住人,他的策略是“高薪养廉”,屠夫学校培养出来的“屠夫”熟手月薪在5000元至1万元,有的大学生屠夫既当管理员又承包了一两个肉档,每月便能赚两三万元。吴小章激励屠夫们提高销售业绩的法宝就一句话:“农贸市场里卖猪肉的是最赚钱的,比起卖鸡卖鸭卖鱼的,做屠夫是最有前途的职业,好好干,一年赚二三十万,五六年在广州买一套房!”

刀手们每天凌晨四点就要起床,因为有8头热气腾腾切成两瓣的猪在等着他们唤醒刀锋。

屠夫学校设在广州市天河客运站附近一个警备区的训练基地里。

第9期屠夫培训班有100号人,94名男屠夫6名女屠夫,其中30人是90后,此前是工厂打工仔或餐饮酒店服务员,只有一人卖过肉。他们身穿迷彩服,坐在三楼的一间教室里听陆步轩讲课,白字红底的大标语扯在墙上:屠夫学校是老板的摇篮!对待顾客要像对待“丈母娘”一样去敬爱她。对待顾客要像对待“儿子”一样去疼爱他。

要想成为一名好“刀手”,至少需要45天。

前15天是艰苦的军训,他们必须剃成短发穿上迷彩服,早上6:30开始跑步、站军姿、齐步行进与立定、会操、比赛折被子。

接下来是基础知识培训,陈生会给未来的屠夫们讲壹号土猪的发家史,告诉他们放下包袱,卖肉是朝阳行业。有讲师会教他们怎样认识一头猪,以及介绍中国目前的八大名猪:东北民猪、黄淮海黑猪、金华猪、宁乡猪、太湖猪、内江猪、荣昌猪和陆川猪,土猪属于其中的陆川猪。

陆步轩讲肉档选址、病猪肉辨别,然后吐一条卖猪郎、村妇与伟哥版“告诉你什么叫次贷危机”的黄段子;吴小章讲的是“快乐卖猪肉”。除此之外,整个上午和下午,刀手们必须情景式地训练笑、叫、跳,学会如何推销、营造卖肉气氛和如何应对异议与投诉。比如齐声大叫:壹号土猪,龙头老大,知名品牌,健康无价!/砧板一响,黄金万两!/今天星期四,花肉有层次,花肉炒辣椒,事业步步高,花肉炒大葱,老婆爱老公。

卖肉站姿亦有讲究,要求双脚自然站立,身躯微微前倾,五指并拢手掌心向上,指向猪肉,不能用单个手指指,更不能用刀指。看到熟悉的顾客要会拉家常:“张姨,天气冷了要多穿件衣服哦。”“黄姐,今天的发型好漂亮哦。”找赎时,要会逢数送福:“找您81块,祝您八方来财,一帆风顺!”

到了晚上七八点,一中队开始磨刀,二中队开始磨杠,或者一中队开始砍木棍,二中队开始掂砖头。砍木棍和掂砖头是刀手实操前必练的基本功,砍木棍是为了练砍肉的准确度,掂砖头是为了练手力,据说一路练下来,他们要砍掉几吨木棍,把5厘米厚的磨刀石磨剩一半。

到实操阶段,他们每天凌晨四点就要起床,因为有8头热气腾腾切成两瓣的猪在等着他们唤醒刀锋,割下猪头,撕掉板油,切下梅柳,砍下猪手,分割前排,切出肉头,分割大骨(肱骨)、扇骨和上肉,割下奶脯,砍下猪脚。一头猪往往会被新手切得乱七八糟,通常,这些卖相不佳的碎肉会被便宜处理给小饭馆。

出师前,刀手们会有一段长达数月的实习期,通常,吃不了苦的人会在早期就溜走,太过沉默、行为怪异、不听管教或者爱动刀子的人会被淘汰。陆步轩眼毒,他看中了一个好苗子,那是个矮墩墩的小胖子,“能说会道的不一定是好屠夫,有时,羞羞答答的、老老实实的反而更适合当屠夫”。

 
 
[ 生意经搜索 ]  [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
 
推荐图文
推荐生意经
点击排行

购物车(0)    站内信(0)     新对话(0)